捕鱼游戏高手教你熟悉掌握捕鱼技巧|10000炮捕鱼游戏机

在路上老去

來源:360圈 發布時間:2017-03-31 14:51:38 | 瀏覽次數: | 關鍵詞:江成弘,自己,秦岸芷,沒有
熱門標簽:射擊游戲 即時戰略 動作小游戲 棋牌游戲 情感故事 360交友
當我再次松開腳下的離合器時,銀白色的轎車緩緩駛離高速公路的收費出口。望向身后的“蘇家屯站”,心中一塊石頭總算落地。注意力的驟然放松令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氣,透過前擋風玻璃,只見晴空萬里,棉絮狀的白云零落地點綴在淡藍色天際中。車窗嗖嗖穿進來的風彌漫著夏日的香氣。引擎蓋倒映著掛在空中的太陽,折射出耀眼的光。

扭動方向盤,久違地城市清晰浮現在眼前,午后的時光也為人們描繪出懶洋洋的怠倦。不得不說,沈陽比起北京那便秘般的交通,好上太多。撥開車載收音機,一男一女兩名主持人意氣風發的聲音闖入耳畔。像是風中的鈴鐺,叮咚叮咚響個不停。如同一支興奮劑,刺激著自己疲憊衰老的身軀。

說起來,自己上一次來這里,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日新月異、或是瞬息萬變,等等詞匯。實話實說,都不是我最真實的感受,唯有自己斑駁的發色,和這散發活力的城市形成鮮明的對比時,血壓指數攀升才是能真正令我切身體會到的。在衰老面前,城市的變化又與自己有什么關系呢?

用水送服下降壓片,我想我已經很接近目的地了。即便二十年過去,很多建筑物依然保持著它拔地而起時的模樣,例如中山廣場上那座毛主席雕像,像曾經一樣宏偉、莊嚴,絲毫沒有褪色的跡象。當然,我不會知道在這期間它被重新漆過多少遍。

子曰:“五十而知天命”,照理說,如此年紀應該將很多事情看淡。可對我來說,如果能做到,自己也許就不會來到這里。

車輪停止滾動,熄滅引擎。我拉起手剎,汽車終于穩穩地停在江成弘家的樓下。我并沒有著急推開車門,而是點燃一支香煙,無可避免地思忖著。

二十年前,我們還是莘莘學子,在那個年代研究生遠沒有現在泛濫,連我在內的同窗們都以此為榮。來自祖國各地相聚在沈陽某研究生院的我們,無一不懷揣著報效祖國的目標努力著。

是的,江成弘也一樣,那時他留著一頭利落的短發,皮膚黝黑,戴著一幅鑲嵌圓形鏡片的眼鏡。無論何時見到他,都會以深色的棉布服裝示人,那幅刻板勁兒,在當時也是絕無僅有的。

我和江成弘真正開始有交集,是在一次討論會,當天,所有人都為某一論證爭的面紅耳赤,只見江成弘突然站出來,他習慣性地拉拉衣服下擺,侃侃而談。他當時的話我已記不太清。但我不會忘記,那天在場的人無不向他投去贊許目光,除我之外。

在這次討論會之前我只知道江成弘這個名字,卻不知道名字的主人是誰。而在討論會上,他完整地站在我面前時,我知道,他是我的情敵。

因為在當時我非常喜歡本系的一個姑娘,叫做秦岸芷。自己厚著臉皮幾經表白都宣告無功而返,后來從同學口中得知是江成弘從中作梗。所以,在他出風頭時,我心中充滿的是嫉妒。

唉!想什么呢!我坐在車里重重地嘆口氣。熄滅已經燃到底的香煙,從車上下來。燥熱的風輕輕掠過臉龐,幾滴虛汗不知不覺浮現在額頭上。

眼前陳舊的(陳舊的)開放式小區,就是江成弘的家,樓體外墻部分地方有輕微腐蝕的痕跡。在我看來,住在這里無論如何對他都太過殘酷。來到江成弘家門前,沒有見到傳統的對聯。鐵門緊鎖,不過門體很顯然最近重新漆過。散發著暗紅色光芒。與隔壁兩戶貼滿廣告粘貼的門形成強烈對比。

直到敲門前一刻,我的腦海中還在不停地回放著二十年前的一幕。

那次討論會后,我絞盡腦汁想方設法來獲取江成弘的更多信息,連自己的論文也全然不顧。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終于得到一些在當時看似有用的信息。

江成弘是來自沈陽周邊小城市的學生,經常有人見到他母親帶著一只鋁制飯盒來學校找江成弘。那里面每次裝的都是滿滿一盒紅燒肉。因為學費是公費,在這里江成弘除去吃飯以外,幾乎不花一分錢。而且他從不吃太貴的東西,很明顯,那不定期送來的紅燒肉已然成為他日常生活>中的唯一解饞方式。

他平日里深居簡出,上課以外幾乎就再見不到他的身影。與同學們的交往也極其少,以至于我花了很大功夫才得到這些關于他的信息。在這之后,我想那之后也是我人生>中一段較為陰暗的時光。

因為當我知道他生活過的很艱辛后,自己心中竟然充滿優越感,我和父母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當時父母給我的生活費除去讓我衣食無憂以外,剩下的錢還可以去校外看電影來充實自己的閑暇時間。

自己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都優越于江成弘,在有此心里前提后,我再次找到秦岸芷。得到的答復依然是不行。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她加上一個前提,那就是“永遠”。

咚咚咚,我終于敲響面前的鐵門,至此我發覺,五十而知天命,我年輕時就懂的道理。真到這個年齡,它卻讓我充滿迷茫。因為某人的死而來到這座久違的城市,就證明我依然在乎過去。可我又不斷地告訴自己,一大把年紀了,又有什么的呢?

事實證明,二十年的時光并不會給人一雙看破紅塵的眼睛。面前的鐵門被打開,我和江成弘見到對方后全部在原地愣住,片刻,江成弘緩過神說道:

“別站著了,快進屋吧!”

他熱情的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此時才發現自己雙手空空竟然什么慰問品也沒買就站在這里。心中多少有些懊悔,卻也沒過份在意。跟著江成弘到臥室內。灰黃的墻壁上掛滿他年輕時獲得的證書,還有一張結婚照。

“江哥,嫂子的事…”我沒能完整把心中想法說出口,江成弘沒有在意我沒說完的話,推了推我的后背,示意我先坐下。他泡好兩杯茶水端過來,擺放在自己面前。

二十年沒見竟然還能認出對方,除此之外竟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當然他踩著蹣跚的碎步端茶到我面前,并未帶來久別重逢的喜悅,而是愧疚之情漸漸盤踞上心頭,我想即便再過三五十年,我依然無法坦然面對他。

江成弘發型一如既往,可雙鬢已盡是白發,臉頰爬著鴻溝般的皺紋,如果僅憑第一印象來判斷,他的樣貌足有六十幾歲。我判斷出,他這些年過的并不好。

“找你來其實想交給你一件東西。”江成弘開口說道,他在聲音中沒有投入過多感情,我開始佩服起他的豁然來。

“是什么?”

江成弘沒有著急回答,而是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用手比劃示意我也嘗嘗。

大紅袍,至于好壞我的確喝不出來,記得這茶秦岸芷最喜歡的。

回想起當年,自己再次被秦岸芷拒絕,而且是永遠拒絕。憤怒、羞漸、百般情感>霎時間填充進內心。而它們的唯一出口,很顯然,就是江成弘。記得那晚是十五,皓月當空,萬里無云。明澈的夜晚令人身心煩躁。當夜,我找到江成弘,放肆地叫道:

“不要再纏著秦,你根本給不了她幸福>,老子勸你趁早滾蛋!”

江成弘無奈地用眼睛打量著我,“用不著,從一開始我就沒有介入,怎么滾?”

“你這話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告訴你,我和她沒有半點兒關系!”江成弘嚴肅地說道,“以后不要再來打擾我!”

語畢江成弘甩袖而去,而我就像一只沒有方向的野馬,佇立在原地。

回過神,手中的茶杯里面只剩細碎的一簇茶末。下午刺眼嬌艷的日暉透過玻璃窗,灑江成弘家里的老舊地板上,折射出清靜的氛圍。

見我已將茶杯放下,江成弘終于開口:

“她臨走時給你寫了一封信。”說完他小心翼翼地從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只信封。

“節哀,誰沒了我們也得好好活著。”我接下他遞過來的信封。

“是啊,”江成弘故作輕松地說,“好在我們有個兒子,也是我現在唯一的奔頭。”

一時間,我忽然有好多事情想問面前這個男人,卻問不出口。

江成弘當晚的表態確實讓我相信他與秦岸芷毫無瓜葛的,至少在之后的很長時間里都是如此。

事情發生在夏天,六月,碩士論文的答辯已經結束有一段時間。即將畢業之際,我才知道江成弘與秦岸芷一直在秘密交往。實事求是說,在當時,我已經接受秦岸芷不喜歡自己的事實。可憤怒還是填滿我的內心,因為不甘。

江成弘騙了我,你可以說我是白白接受二十幾年教育,可感情這種東西絕不會因為時間、知識、閱歷,而變的簡單、可控。

在這之后我提著拖布把找到江成弘,心中的怒火借著熾熱的微風蔓延,遍布周身。手心中的汗水浸濕拖布把。我緊著握著它闖進江成弘的寢室中。

“你他媽之前跟老子說的什么來著?”拖布把指向正躺在床上看書的江成弘。

“你想做什么?”他放下書,表情暗淡,沒有絲毫恐懼,卻也沒有和我動手的意思,“如果你是因為秦岸芷的事情來找我,我告訴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說我想做什么!”我的話與手中的拖布把同時奔騰而出。適當收斂些力道,復合木質的拖布把就打在他用來格擋的手臂上。顫動傳來,自己手掌感覺到微微的刺痛。

江成弘見我動真格的,迅速翻下床搶奪我手中的拖布把,我們就像拔河一樣拖住兩端,竭力撕扯。過程中我不斷把腳向前踢,從始至終他沒有還手。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幾分鐘,江成弘都沒有反抗的意思,僅僅是保護自己。我猛然有一種自取其辱的感覺,這架已經沒法再打。收回攻勢后,江成弘將落在地面上的拖布把撿起來遞給我:

“把它帶走,今天的事就當作沒反生過,我也不想解釋曾經對你說過的話,隨你怎么想。”

事后,江成弘果然信守承諾,沒有向校方提起這件事。自己當然也就沒為沖動買單。畢業那天,我為表示言和,與江成弘共同合影。卻倏忽之間覺察到,自己沒那么喜歡秦岸芷,也沒那么討厭江成弘。

畢業后我回到北京,幾年之后,江成弘和秦岸芷在沈陽定居結婚。原本自己是可以去參加婚禮的,只因那時還無法釋然與江成弘的恩怨。所以借口工作忙,沒有參加。

誰知,再見面就是二十年后,與當時的新娘已經天人永別。

想到這兒,我捏捏鼻梁骨,江成弘將信封放入我手中。

“我有些想知道的問題。”我終于鼓起勇氣開口說道。

江成弘輕輕點頭。

“嫂子怎么去世的?還有為什么還給我留下封信?”

“乳腺癌,”江成弘壓低嗓音回答到,“她生前給很多人都寫了封信。”

“還有什么想知道的嗎?”江成弘繼續說。

我搖搖頭,準備拆開手中的信封。

“我要說的事情你可能不太想知道,但我得告訴你,”江成弘突然說,只見他的瞳孔盤踞著一個巨大旋窩,如同時光隧道般深不見底。

“其實當年你得到的消息沒有錯,我是喜歡秦岸芷,錯的是那時候秦岸芷還不知道江成弘是誰。”說著江成弘從煙盒里倒出一支香煙點燃,然后將打火機和香煙一并遞給我繼續說:

“如果沒有你,我和秦岸芷也不會走到一起。”

他的話讓我始料未及,馬上問道:“為什么?”

“有一天晚上,你來找我問和秦岸芷是什么關系。那時真的是沒有半點關系。可第二天,秦岸芷卻為此專程來找我,告訴我以后不必理會你。同年,也就是1994年秋天,我和她順理成章的地相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相愛了?。”我狂笑一通,簡直太戲劇化。二十年后的今天,江成弘所講述的,讓我真切的感受到就像在聽別人的故事>一般,荒誕的讓我發笑。

他點點頭,碾滅香煙,說道:“信我沒看過,你拆開吧。”

“不,我想還是算了吧。”說著我把信交還給他。

見我如此舉動,江成弘一臉詫異。

我問道:“畢業多年來你們在一起幸福嗎?”

他陷入很長時間的沉思。

夕陽已將層疊的云彩染成赤紅色,它們均勻鋪在天際中,我不知疲倦地開著銀白色的轎車飛馳在京沈高速公路。電臺中不斷播放著上世紀末的流行歌曲;加之嗡嗡作響的引擎聲。也絲毫沒能掩蓋江成弘最后的話在我耳畔回響。

“還好吧”他的回答只有如此簡單三個字。

如果換做十年前或是更久這樣問,江成弘一定會說幸福,但我斷然不會相信;如今一句還好,卻讓我深信不疑他們幸福相愛走過20年……

猜你喜歡

  • 熱門評論
  • 123頭像
    123 2017年03月31日 14:59

    人生夢想∶找一個好老婆,生一個好孩子.掙一點點好錢,做一座好房子.過一個好日子,一輩子好幸福。86年出生江成弘,江西陽光男孩。因身高問題,一直尚未成婚,找一位真誠善良的女孩一起牽手幸福一生。30歲以下單身女,略帶殘疾女孩,離異女,地區樣貌不限。QQ:(長期有效).目前電話:.

  • 360圈會員頭像
    360圈會員 2017年03月31日 19:38

    媽媽:兒子,談對象了嗎?1兒子:還沒有呢……媽媽:哦,兒子,要是談了,千萬要跟媽媽說……媽媽給你財政撥款江成弘,一定不能小氣……兒子很激動:親媽礙…媽媽:哎,光靠你長相肯定是沒戲,只能靠錢砸了……兒子……(分享自)

合作伙伴

捕鱼游戏高手教你熟悉掌握捕鱼技巧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丰禾官网博客来 下期7星彩号码预测 辽宁11选5走势图查询 股票涨跌排行榜 上海时时乐代理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 河北快乐扑克3走势图 星空棋牌清墩下载 快乐飞艇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