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游戏高手教你熟悉掌握捕鱼技巧|10000炮捕鱼游戏机

水的遺址

來源:360圈 發布時間:2017-03-31 03:11:46 | 瀏覽次數: | 關鍵詞:鄉民,河流,河水,河邊
熱門標簽:游戲下載 街機游戲 GG交友 情感口述 軟件下載 交友網站
[記憶之河 夢之伊始]

離鄉多年,那人,那山,那村莊,在兜轉的光陰中漸漸隱退,唯有那一條穿村而過的河流,在記憶中清晰地蟄伏,似玉帶,纏繞無邊的夢境,似甘露,潤澤縷縷鄉愁。

家鄉座落在湘中地區一個小山村,童年與之相依相伴一起成長,一派簡單天真。那時,真是不諳世事的純真,面對低矮的房屋、坑坑洼洼滿是泥濘的道路和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鄉民,從不曾聯想到貧瘠與閉塞,而深感一種無法抽離近乎依賴的親切。

如今懷想,唯記憶中那條生生不息日夜流淌的河流,衍生著鄉民們祖祖輩輩的希望。河水澆灌著一季又一季的莊稼,養育了一輩又一輩的人,也潤澤著鄉民干涸的心靈。

河道很寬,簡樸的土坯房齊齊整整地依河而建,給我們創造了與河對岸的風景倆倆相望的絕佳視角:勞作的人們、戲鬧的小伙伴、埋頭苦干的老黃牛、飛竄的雞鴨、酣睡的小黃狗、蕩漾的稻田、搖曳的花草,全都盡收眼底。而小小的腦袋瓜卻因此遐想聯翩,想象著自己能從河中涉水而過或是臨空飛躍,加入小伙伴的隊伍中,追逐著雞鴨,或是扯幾束青青河邊草,犒勞辛苦的牛兒。

河流很長,卻不知究竟有多長。聽說,它來自很遠的地方,經過千萬里的奔騰最終匯入母親河湘江,與其它縱多的支流終是殊途同歸。想著自己與眾多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同飲湘江水,便不由地感到自豪了,那種感覺似遠又近,悠然美好。

河水日夜不停地流向它的歸處,時而奔騰,時而溫柔,時而呼嘯,時而輕吟,淌過歲月的萬千風景,沒有人會記得它撒播的深情和邁過的溝溝壑壑,它辛苦的承受與隱忍的委屈全沉入河底,或是逝水無痕。

記事起,就向往著河對岸。歷史悠久的兩層校舍雖然陳舊陰暗,結構不再堅固,而叮咚清脆的課間鈴聲卻在河道上空格外響亮,于孩子(于孩子)的心中絕對是一種難以抵擋的誘惑,充滿了神秘與新奇。于是,小小的人兒總期待著在高低不平的課桌上寫下歪歪扭扭的橫豎撇捺,在校園內結識新的小伙伴。

每天,我都以近乎瞻仰的目光注視著它,清晨看它沐浴著明麗的晨色揚起希望,黃昏時看它一派安然緩緩歸于靜默,沉溺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每每看著成群結伴的小朋友佩戴著紅領巾,一路蹦蹦跳跳歡天喜地走進學校,便恨不得自己一夜長大,成為他們中的一員,驕傲地背上書包走進生動活潑的課堂,聽著老師教棒下的孜孜教誨,與小伙伴們在課間十分鐘親密無間地打鬧嬉戲,在課間鈴聲的聲聲敲打里將羽翼練就得豐滿。

終于,母親看出了我按捺不住蠢蠢欲動的心思,加之太忙沒時間把我好好照顧,便早早地把我送進了學校,我的夢想之帆也就揚得比同齡的孩子早了些,雖然數次觸礁至今不曾靠岸。從那時起,我細細打量這個夢開始的地方:土磚砌成的墻體抹上白色的石灰巖,在多年風霜雨雪的侵襲下透著無比的滄桑,深褐色木質結構的房梁與走廊,日益加深的顏色刻畫著歷史的年輪。一點也不吸引人,卻很溫暖。

只是短短兩年的記憶,后來幾度轉學,我卻把它刻進了心靈深處,歷久彌深。

[巍巍河壩 幽幽石橋]

家鄉的河流,雖沒有江南水鄉小橋流水的意境,甚至給鄉民制造過陰影、帶來過傷痛,但于童年(于童年)純真的記憶里,那是鄉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河段上筑有一個大壩,寬而厚,足夠抵擋上游大大小小的水流,以保下游的村莊、農田安然無恙。壩體雖不夠三峽的宏偉氣派,卻是堅固的山石鋪砌,猶顯堅苦,印象中鮮有開閘泄洪的時候,初淺地認為這大壩主要的功勞就是為了方便鄉民出入河的兩岸。

河面風平浪靜之時,大壩也顯得安靜,連空氣都清涼如斯溫柔如斯。以一顆沉靜的心從壩上走過,你會聽到河水輕拍壩身蕩起的濤聲陣陣,一波接著一波韻律地跳動著,與鏗鏘的足音相互交融,撥弄著心靈的樂章。停下腳步尋聲而望,深綠色的河水在與壩身的沖撞中化開層層漣漪,一波未退,一波又起。

一到汛期,河流就如睡醒的雄獅,涌起千層浪,水波四溢。壩上的水流,寬闊修長,洶涌澎湃聲勢浩大,若飛流直下的瀑布,大有千鈞一發萬馬奔騰之勢,勢不可擋的沖撞與鬧騰,氣勢恢宏,蔚為壯觀。壩下低洼處水流急聚形成的漩渦,呈螺旋狀急速打轉,晃得人頭昏眼花,似是無盡的沉溺,讓人不敢張望。

河面,河水是豐了,只是往日的澄澈變得渾濁不堪,水中的碎石、暢游的小魚和蝌蚪全不見了蹤影,只見滔滔河水滾滾奔逝,不時有魚兒在水面上竄下跳,好似在抗拒著這暴風驟雨的來臨。而壩體早已被兇猛的水流遮掩得輪廓全無,浸泡在一片汪洋之中。鄉民見這狂亂的陣勢,哪敢靠近,只能退避三舍,要去河對岸也只敢多費點腳力繞道而行。

連日的大雨,壩面上青苔瘋狂滋長,踩上去,感覺滑溜溜的一片,一不留神就會頹然倒地。可也有年輕氣盛的鄉民或是少不更事的孩子,喜歡爭強好勝或是不知深淺,對這被洪水掩埋的大壩充滿了好奇,嘗試著去體味那種在壩上搖搖晃晃行進的感覺,想要與洪水來一次挑戰與搏擊。就因這該死的好奇,許多無辜的生命為此喪生,被大水轟然沖走的一刻迅猛如電,沒有時間去掙扎或是拉扯,只有那聲慘痛與絕望的驚呼在沉痛的空氣中久久盤旋,一切歸于寂滅,留給生者長長久久的疼痛。

有些經歷不愿去碰,但卻就這樣深深地扎進了心里,抹不去,亦拔不出。我的大妹,放學回家時與小伙伴攜手過壩,結果同樣未能幸免于難。當我得知噩耗匆匆趕回家時,母親已傷心>得昏厥過去,父親搭拉著頭無聲淚流。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親人離世的悲痛,難過>,無助,更多的是害怕和惶恐。從那以后,我對這河流添了絲絲恐懼與敬畏,選擇遠遠地看,與它保持著距離。

大壩承受著日復一日的沖擊與浸泡,在鄉民們無比敬畏的目光中巍然屹立著,面對那些抱怨指責與惶恐的膜拜,它唯有沉默,守護著一方平安。

河床兩岸架著一座石拱橋(石拱橋),與大壩隔著距離遙相呼應,顯得堅毅沉穩。橋身青灰色,因歲月的打磨散發出幽素的光澤。高高的拱,透著幽遠的意境,將橋那邊的景致掩映得幽秘朦朧,蕩起心中無際的遐想。橋的兩邊砌著高高的石階,光潔而堅固,透著節節攀升的氣勢和一種無限向上的力量。橋身爬滿了各種不知名的綠色植物,濃密,糾纏,那些枝枝葉葉一直延伸至水里,又似要向天空伸展,更添生機與蓬勃。

我喜歡,從它身上緩緩走過的感覺,安全的,踏實的,無憂無懼。走過的時候,習慣輕撫那透著涼意的橋緣與搖曳的枝葉,或是懶懶地俯身橋緣上,看那些綠綠的藤蔓糾糾纏纏的模樣,聽聞藤蔓攀覆在橋身彌漫著的幽秘。幼小的心靈里,石橋的寬度與高度于我是(于我是)如此的恰到好處,沒有飄飄搖搖,亦不覺高不可攀。

遇上同行的小伙伴,便會興趣盎然和他們比賽,看誰先登上那層層階梯爬上橋頭,就為那個第一的頭銜。或是在放學回家的時段,邀上小伙伴們在橋頭來一番游戲,跳繩、丟沙包……意猶未盡。直到母親在家門口扯著嗓門叫喚,才知天色已晚,便幸幸收場,戀戀不舍地相互道別。

每每登上橋頂,不禁會逗留些許,看四周人來人往,看橋邊搖曳的風景,看河水流動的姿態,看水中的自己與房屋、樹木、天空組成的倒映。其實,每一次張望,都是一次心靈的翹首。每一次凝眸,都是一次刻骨的銘記。一切,都是心中的秘密花園。

流年無恙,時光不居。在風雨的滌蕩中,石橋依然在晨起日暮中迎來送往,承受著每一個深淺不一的腳印,聆聽著每一履或清脆或鏗鏘的步伐,積聚著那些不為人知的歡喜悲憂聚散離別。在它的身上,只是沉默,無限放大的沉默,也是無邊無際的承受,山高水長的銘刻。

有時會奇怪地幻想,自己就是那如丁香般結著愁怨的姑娘,在小雨飄然里,撐一把紫色的油紫傘悠然走過,蕩起千古的美麗,延綿著長長久久的情愫,淡淡憂傷,淡淡美麗。是否能站成橋上的一處風景,映入伊人的眸底漾開溫柔繾綣的畫卷,裝飾那曾經荒涼太久的夢?

若說河壩讓我對其充滿了敬畏,那么橋的承載與擔當自然是我心中最溫暖的記憶。至今,每次回家總不忘以橋為背景給自己留個影,想要延續著溫暖。

[上善若水 安享天然]

若說,家鄉的河有容乃大,一點也不為過。鄉民們的生活,全圍著河流打轉。

記憶中的河水,并非天然澄澈,卻養育了世世代代的鄉民,也只是當時無可奈何的選擇。

河水因上游礦山的開采遭到嚴重污染。每每洪水大發之時,河面蕩著萬千的漂浮物,不乏那些溺死的雞、鴨、豬,浮腫的軀體被水流沖擊得四處飄浮。那時鄉民的生活也真是苦,什么都缺,他們興沖沖冒著危險把這些東西從渾濁的河水中打撈上來,走在回家的路上逢人就炫耀,心里樂滋滋的,好象收獲了一件驚為天人的寶貝,最后成了他們餐桌上的美味。

為了生存,鄉民什么都可以接受,又哪會去挑剔這河水是否干凈?也曾找過水源打過水井,就在河邊,但不足以供所有鄉民飲用,而且一到汛期,河水足以把井淹沒,水質同樣得不到保障。只會粗耕細作的鄉民實在無力回天,于是,索性認定"不干不凈,吃了沒病",每天肩挑手提將水濾濾就用以充饑解渴,沒有太多要求。

清晨,迎著晨風,沐著暖陽,鄰居的嬸嬸阿姨便提著大桶小桶來到碼頭,各自選好地方,在光潔的石板上用木棰搗著衣服,面容帶笑,說著家長里短,將忙碌的時光當成快樂>的相聚,好不愜意。

而孩子們,跟在屁股后邊蹦蹦跳跳來到河邊,心里早樂開了花,一到河邊,便忙開了。有的用小小的手捧起滿滿的水,看它點點泄漏在水面激起粒粒水花;有的頑皮地揮動著手臂使出渾身力氣往對方身上潑著水,一不小心腳底打滑踩進水里,讓人著實心驚,當他撂起濕漉漉的褲管悠然上岸,不由地引來串串哈哈呵呵的笑聲;膽小的便躲在一旁隔岸觀火,適時地給予掌聲和鼓勵,歡呼聲不絕于耳。

在孩子的笑聲之外,再看河邊絡繹不絕挑水的鄉民,因為道路崎嶇不平坡度較大,挑著水小心翼翼踉踉蹌蹌地走過,桶中的水便跟著跳起了舞,一浪蓋過一浪清脆地拍打著水桶,溢出的水跟著灑了一地,彎彎曲曲的印痕打濕了蹣跚的步履。

猶記小時候,我的爺爺、父親,還有村里的叔伯長輩們,在勞作后總喜歡來到河邊,痛快地捧著河水澆在臉上,感受那份舒爽,洗去身上的污垢,也將在地里挖刨了一天的農具洗得錚亮。

一到雨季,地里農活減少,鄉民便顯得悠閑>了許多,饒有興趣地帶著釣具來到河邊垂釣。那時的釣具很簡單,一根竹竿,纏上牢固的線繩,再扎上從地上刨來依然靈動的蚯蚓,撒向水面,便完成了所有的工序。而于垂釣者,帶著斗笠,披著蓑衣,一派"孤舟蓑立翁,獨釣寒江雪"的自在悠然,不驚不擾,與魚兒來一場靜默的較量。缺乏耐心的,便向河中撒開密密的魚網,衣褲因河水的浸泡濕漉漉地粘著身體,卻全然不顧,收網時看著那些被打撈起的小魚小蝦,心中得意洋洋的勁不亞于中彩票。他們,不象現在的釣者,精致的遮陽傘、草帽,帶著墨鏡,精選>的價值不匪的各式釣具與魚食,太多的講究與學問。

日復一日的敲打與漂洗打撈起生活不屈的堅忍,串串歡笑灑在水面蕩開優柔的美麗凌空回響,肩上沉甸甸的擔當壓彎了腰卻壓不彎脊梁。

上善若水,厚德載物。鄉民在日夜流淌的河流里,悠然打撈著歲月,認真地的生活,修成水一樣的性情,勤勞善良,不怨不屈,安然知足。

[水草豐美 落霞滿天]

因河水的滋養潤澤,河邊的風景生長得豐碩水靈。

低低的河床邊,是連綿碧綠的草地,還有阡陌縱橫高低錯落的稻田。風過處,飄蕩的綠意直抵心靈深處,那一刻,眼綠了,心綠了,世界都綠了。恨不得飛奔而去,在與藍天暉映的草地上肆意奔跑,摔倒了順勢打幾個滾,任嫩綠的禾苗溫柔撫過寸寸肌膚,任清新的氣息融入跳動的心脈,漫過柔軟的心房,天地都為之傾醉。

碧青的草地,是柔軟心房不愿踐踏的凈地,而那早已饑腸轆轆的牛羊卻顧不了(顧不了)這么多,被孩子們牽至河邊,便迫不及待熟門熟路地來到任何一處,忘我地飽餐一頓。這牛羊似乎也有占地為王的潛意識,反正水草茂盛寬闊一片,于是各自占領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美美地享受,互不干涉。吃飽喝足之時,才抬頭嗡嗡咩咩地喚幾聲,似是在歇息,又是在找尋,安逸知足。

好玩是孩子的天性。調皮搗蛋的放牛娃,早已忘了重任在身,光著屁股跳竄著下了水不亦樂乎比識著水性,或是遠遠地聚在一旁玩起了游戲。遇上不乖的牛羊,跑進鄉民辛苦耕作的稻田里亂啃一氣,難免惹來主人一頓數落,放牛娃們只得乖乖受訓連連道歉,保證下不為例,善良純樸的鄉民也只能無奈作罷。有的玩得忘乎所以,當天色向晚準備回家之時,才發現自家的牛羊跑得不知所蹤,急得大汗淋漓,只因害怕父母揮舞著長長的竹條在身上的鞭打。只是,肆意的哭泣與真切的皮肉之苦并不能刻骨銘心,一不留神下次依然再犯,好了傷痛忘了疼。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也不乏勤勞有心的孩子。一放學或是到了周末,背著背簍來到河邊打起了豬草,與牛羊開始了一場比賽。他們俯下身手腳麻利,手在草地與背簍之間不停地來回穿梭,不一會功夫空空的背簍已堆得滿滿,卻不忘將背簍層層壓緊不留間隙,直至小小的肩膀實在無力扛起。

河邊最美的色彩不只是綠,一到農忙時節,層層稻田長勢喜人,成了一片金燦燦的海洋,與綠油油的草地相映成趣,別具風情。累累的稻穗在風里搖頭晃腦沙沙作響,與潺潺流淌的河水合奏著大自然的交響,久久地飄蕩在河床之上,飄蕩在高遠的(高遠的)天空,也飄蕩在鄉民企盼的心間。

這河流,更是孩子們的樂園。夏日傍晚,他們便把自己完全交給了水,從河的這岸游到對岸,或是從河流的這頭游到那頭,如此來回反復,游刃有余,覓得一方清涼。累了,便在橋墩下休整,既可避陽,又可依著從橋身垂下的藤蔓摘著野果,其樂無窮。

冬天,這河水依然有著溫暖的生命,再冷,它的身體是溫熱的,觸摸,你能感覺到霧氣裊裊升騰。小時候,總盼著河水結凍,想要感受那光潔冰冷的涼意,觸摸那一份冰冰的堅硬。調皮的小伙伴們總是充滿好奇,使勁向河面扔著石塊,想要探一下河面的狀態,一個個躍躍欲試,比試著誰扔得更遠,誰蕩起的波紋更寬更美麗,贏了的,便一蹦三尺高。

最愛夕陽西下之時,立在門前的葡萄架下,放眼石橋、村莊、樹木、草地、稻田,不時有水鳥從河面撲騰掠過,驚起四溢的晶瑩……目光盡處,全被涂抹上那片絢爛而溫潤的色彩,河面水映紅霞波光粼粼,將美麗無限放大,再慢慢收攏,最后直至隱沒,在心間無盡流連,定格成心中不死的美麗。

歲月延綿,河水澆灌著稻田,滋長著綠意,肆意著快樂,噴張著祖輩們的希望。而好的收成,鄉民的張張笑臉,便是對河流最好的饋贈。

[水的遺址 心靈之約]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鄉民的快樂,早已與河流融合在一塊,他們因這河流而生長著快樂,而河流也因他們的快樂而生動美麗。

每年都會回到家鄉,每年都會遇見陌生的景致。拔地而起排排整整的新樓房(新樓房);舊校舍拆除后新建了村委會大樓,而村里孩子上學要去到幾公里外的地方;寬闊平整的水泥路;昔日的小伙伴早已長大成人相見不相識……巨大的變化讓我找不到歸路,只能從天真戲鬧的孩子身上依稀看到自己童年的影子。

唯門前的那條河,依然豐滿,依然靜流。鄉民介紹,這些年依靠政府的幫助,河流被徹底地整治,河水澄澈碧綠。有的村子籌措資金打了水井,有的村子通上了自來水,飲水問題已是安全放心。只是,在家種田墾地的人少了,不用澆灌稻田菜地,不用再從河里肩挑手提,洗衣用上了洗衣機再不用去河邊,吃魚到市場買不愿再麻煩地向河里打撈……這河流于鄉民的意義似乎也淡了不少。

河床上那座石橋,依然堅毅,依然靜默,卻更顯孤單。鄉民生活條件好了,買了車,都不再從橋上走過,而是開著車從壩上呼嘯而過。加上外出務工人員增多,留守兒童與空巢老人成了主角,石橋的人氣大不如前。

這些改變,曾經也是自己惺惺期盼的。當一切變為現實,心中不免漫過些許的失落與悵然: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而那些天然的快樂似乎也越走越遠了。

也常聽鄉民嘮叨,河對岸誰家的小孩考上了名牌大學,誰家的小孩生意越做越大,誰家的小孩不爭氣耍橫被抓進去了……聽著這些,細細體悟,點點滴滴全是這河流孕育出的故事>,不論故事的結局美好或是凄涼,它都會永遠地發生著、繼續著。

河流,也許淌著無情水,但終是寬容的,溫厚的。它侵吞過生命,毀滅過幸福>,但也無限包容,洗滌著污垢,沖刷著浮塵,孕育著生命,滋生著源源不斷的希望,更清洌著那些浮躁不安的心靈。

每每相聚后再離開,總要與這河流來一次深情的告別。幾次轉身,幾度回眸,直至一切消失于我的視線再也不見。我,會再回來,而你,會永遠在那里安靜地迎接,安撫我所有的喜怒哀樂,聆聽我安靜的傾訴,將一切溫柔輕解,化成水中的綿柔,從此無關傷痛。

依依揮別,揮別的不只是這山川河流,不只是這村莊,而是這滋滋養育的一方厚土深情,是那日夜縈繞心間難離難舍的鄉音鄉情。

生命,河流為證。生活,河流為證。這一方心靈深處的水的遺址,凝聚著歲月風雪披靡的滄桑與厚重,在心間卷起浪花朵朵,澄澈,晶瑩,美麗。

猜你喜歡

  • 熱門評論
  • 磨拉頭像
    磨拉 2017年03月31日 03:25

    夫妻朋友們在開始備孕的時候,不妨要注意選擇受孕季節,一年之中以七、八月份懷孕,四、五月份生產為好。受孕前一個月內,同房次數不宜過頻,最好按女方排卵期一次成功。雙方都有強烈的性需求時。另外同房時間宜選擇早晨起床前,因為早晨經過休息,精力充沛。且早晨女性易測排卵期,男性激素水平高。

  • sasa頭像
    sasa 2017年03月31日 03:42

    我愛上一道疤痕,我愛上一盞燈,我愛傾聽河邊轉動的秒針,愛浮噪人間一切擦肩而過的緣份。王菲的《只愛陌生人》唱得太天真,天真的卻讓人都想反樸歸真。許是一個眼神,許是一種體溫。我們看不同的風景,遭遇不同的陌生人。奇妙的緣分,美麗的瞬間。世事易變,時光易逝。不變的是愛情的永恒。

合作伙伴

捕鱼游戏高手教你熟悉掌握捕鱼技巧 关东煮小游戏在线玩 王者荣耀单机版2 全民街机捕鱼破解版 双式投注三式投注什么意思 吉林快三精准追号计划 下载东西赚钱的软件叫什么名字 网上真人龙虎技巧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二八杠生死门详细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