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游戏高手教你熟悉掌握捕鱼技巧|10000炮捕鱼游戏机

愛情,無需忠誠

來源:360圈 發布時間:2017-03-28 16:58:06 | 瀏覽次數: | 關鍵詞:康南,楊紅,毛聰,賈濤
熱門標簽:情感社區 視頻交友 模擬經營 解謎冒險 360安全衛士 360圈

男人和女人在茫茫人海中相識,都迫切的想要了解對方,認識對方,然后一層層的剝開,以為這個和其他的都不一樣。漫長的歲月中,剝開了一個又一個,最后發現他們都是一樣的。

康南辭了工作,帶上行李和程依依(程依依)留下的一整箱的畫稿,坐上北上的火車。

2010年的春節前,毛聰和賈濤站在西安火車站的出站口,迎著那年最大的一場雪,看著康南拖著行李箱走出來。沒有招呼,沒有擁抱,甚至沒有寒暄。

“老孫家的包間已經訂好了,你先去泡個澡,然后我們去吃泡饃,完了再喝點。韓楊寧波回老家了,讓我們給你帶個好。不管有啥事,先放著,晚上再說。”

賈濤坐在出租車的后排,給旁邊目光呆滯的康南安排著,毛聰從副駕駛扭過頭來說,“就是就是,啥事都先放著,我們先吃好喝好,都回家了,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了,實在不濟,晚上哥們把那幾個小女朋友喊過來熱鬧一下。”

賈濤朝毛聰瞪了一眼,毛聰才反應過來說的有點不合適。“啊,那啥,我是說,算了,當我沒說哈。”

車窗外古城墻上鋪滿了白雪,掛起了一排排的大紅燈籠,間斷的鞭炮聲,出租車收音機里的高亢的秦腔,這一切,都顯得那么安靜,那么地與這個現代社會格格不入。然而,他卻足以溫暖到你的心底深處,讓你想起那些,開心的、失落的、幸福的、痛苦的。生活本就是這樣五味雜陳,愛著、恨著。

康南三個人在老孫家泡饃館大門口的臺階下站住,毛聰說去買煙,賈濤說在旁邊的酒店開了房間,先把康南的行李放上去。兩個人走了以后,只剩下康南一個人站在雪地里,直眼望著高階之上的飯館大門。

任何東西在社會發展的歷程中,都在不斷的進步,進步之中,自然是淘汰的多,留下的少。就像老孫家泡饃館,能留下來的,已為數不多了,以前的輝煌,也難得一見。只是在康南的心里,他仍記得,在這里的歡樂時光,是任何地方都給不了得。

“康南,咋不進去呢,這么冷的天。”毛聰買煙回來,遞給康南一支,“走吧,我們先上去,賈濤放好東西就來。”

這頓飯,與其說是給康南接風,倒不如說是三個人的一場啞劇,大家心里都知道對方要說什么,于是,也就無需多言了。

晚上八點,賈濤和毛聰連拖帶拽的把康南弄到酒店三樓的KTV,開了包間,要了兩箱酒,用毛聰的話說:兩瓶馬尿下肚,不怕神仙擋路。但是這酒不能喝得太悶,一箱酒都快完了,還沒說幾句話,這樣氣氛,毛聰受不了了。

“賈濤,我喊倆女朋友過來,熱鬧熱鬧,這酒喝得太沉悶了。”

賈濤斜眼看看靠在沙發上得康南,“那你叫吧,太不正經的就算了。”

“我知道,我辦事你還不放心。”毛聰說著就推開包間門出去打電話,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毛聰回來,后邊跟著四五個女孩子。

“康南,看誰來了?”

康南挺了挺身子,瞇著眼睛看了一下,“楊紅雅?是你么?“

“怎么,不認識了?聽毛聰說你回來了,我也來看看當年天不怕地不怕的康南,現在是啥樣。“

說著,幾個人挨著坐下來,毛聰一一給康南介紹。

“紅雅就不用介紹了哈,旁邊這個是我女朋友小舒,這兩位是她的同事,高怡敏和李紅。賈濤你們都認識,那個誰,紅雅和康南也有好多年沒見了,你們好好聊聊。“

賈濤在旁邊敲了一下毛聰,“喂,你咋把楊紅雅叫過來了?”

“有啥問題么?”

“問題倒是沒有,我是覺著吧,康南現在這種心情,會不會有啥不合適。”

“有啥不合適的,俗話不是說,要想放下一段感情,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開始一段感情么?正所謂……”

“正所謂你個頭啊,行了行了,就這么著吧,看起來應該不會出啥問題。”賈濤看看康南和(康南和)楊紅雅,兩個人正干了一杯酒,聊的還不錯,于是也就放了心。這樣一來,大家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吹牛的吹牛,氣氛儼然已經沒有了開始的沉悶。

“康南,你還在想依依么?別那么難過了。”

“我沒有難過,這都是一個程序,她是在走了以后,給我也走了一個程序,就像論文答辯通過了一樣,沒有什么難過的。明天我帶上她的畫稿,去他得墳上看看,這個程序就走完了。”

楊紅雅看著眼前的康南,完全沒有了當年那個敢上天入地的樣子,但是她確定,這個人仍然是那個她認識的康南,因為只有他,才可以這樣變態。

“好啊,我陪你一起去,來,干了!”

世界上有很多種感情,也有很多種人。康南曾經給毛聰做過一個假設:如果你在一個荒島上,只有兩個女人,一個是非常漂亮,但是沒有教養,沒有文化,甚至說話很白癡,另一個相貌平平,甚至有點丑,但他可以跟你促膝長談,無話不說,精神上是至高的享受,在你只可以選擇一個女人的情況下,你選哪個?

當年,毛聰回答說:我選擇漂亮的,因為教養和文化可以后天培養,而長相卻不能。

楊紅雅后來問康南你和賈濤選什么,康南說,賈濤選擇跳海。

那你呢,快說,你選擇哪個?

康南望著眼前的這個漂亮的可以讓人窒息的女人,笑了笑沒有說話。他知道,他選擇哪一個答案,對女人來講,都是錯誤。女人是一個感受性的動物,他們依靠感官上的愉悅來判斷這個人是否是她想要的,你不能和她去做一道邏輯分析題,那你的情商就太低了。

從程依依(程依依)的墓地回來,康南把自己關在酒店兩天沒有出門,直到楊紅雅快把房門敲破,他才從床上爬起來。

“走,跟我去吃飯。”楊紅雅把康南推到衛生間“快洗澡換衣服。”然后收拾了桌上的訂房票據,還有康南的行李,到樓下退了房間。等康南下來的時候,楊紅雅和毛聰、賈濤,已經在酒店門口的車里等著了。

“我給你在我們小區租了一套房子,你先住著,要是住著不舒服,過段時間(段時間)再換。”楊紅雅把鑰匙塞到康南手里,跟前邊開車的毛聰說,“我們先去吃飯,然后去幫康南收拾屋子。“

毛聰和康南對視了一下,笑了笑沒有說話。

這一天已經是臘月二十八,能回家該回家的都已經到家了,小區里也是處處大紅燈籠,此起彼伏的鞭炮聲,還有飛奔著打鬧的小孩兒。

康南的行李不多,三個人十來分鐘就收拾完了,楊紅雅已經提前買好了菜,在廚房戰斗的很興奮。

“康南,要不你和紅雅,那啥,要不就試試?”

“試你個頭啊,我和她認識這么多年,跟兄妹似的,你下得了手啊。”康南斜了一眼毛聰,跟對面的賈濤說,“賈濤,我回來這幾天,非常感謝你們,添麻煩了。依依的事情,你們不提,我也知道大家的心思,都是為了我好,我真的沒事兒,你們放心。”

“哎呀,你幾天都沒說這么多話,一說話這么客氣干什么,自己兄弟,分內的事情。你別太見外了哈。”毛聰打著哈哈,朝賈濤笑了笑。

“是啊康南,別這么見外,這么多年了,都是自己兄弟。依依的事情我們也是后來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該安慰呢還是該說啥,你比我知道的多,所以呢,我索性就啥也不說了。不過話說回來,紅雅可真的是對你有意思啊,你要不真的試試?”

“試你個頭啊!“康南抓起沙發的抱枕扔過去,三個人終于打打鬧鬧的看起來像是回到了以前。

第二年的圣誕節,楊紅雅問康南,“康南,你是不是從來沒有追求過我,我就那么隨便的跟你好了?“

康南努力裝出一副冥思苦想狀,“啊,啊好像是,好像是沒有追過,那,那怎么才算追求呢?”

“這個嘛,我再想想,想好了告訴你。”

康南和(康南和)楊紅雅從哪一天開始好上的,可能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就是那樣順其自然的在一起了。后來康南跟楊紅雅說,感情本來就是順其自然的事情,就像一見鐘情,也許那一見并不一定就鐘了情,但是從那一刻開始,他們互相認識,再到熟悉,最后順其自然的走在一起,如果非要刻意的去追求,你的那個感情還是原來的感情么?那叫感動。

這是康南和(康南和)賈濤在大學畢業前討論過的一個話題:如果一個女孩子并不喜歡追求他的男孩子,但是這個男孩子堅持不懈的追求,最后卻能追到。這是為什么呢?

賈濤跟康南說,那是因為她感動了,女人是一個在感動中尋求感情的動物,就如同他們需要的浪漫,情人節需要有人送花,平時需要有人呵護,陪她看電影,說甜言蜜語,他并不一定要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這是女人的特權,他只需要在這個男人身上得到他想要的感動就可以了,那就是幸福,也就是他們所說的,他愛我。

康南對賈濤的理論是支持的,但他也是聰明的,所以,他為了滿足楊紅雅的少女心,讓賈濤和毛聰導演了一場兩人從邂逅到相識,然后康南追上楊紅雅的一出戲。

那場戲大概是這樣的,康南回來西安的當天晚上,三個人去KTV唱歌,毛聰帶著女朋友小舒,小舒帶著(舒帶著)自己的閨蜜楊紅雅,于是在(于是在)KTV邂逅了康南,兩個人一見鐘情,互相留了電話號碼,然后康南約楊紅雅吃飯,看電影,接她下班,在情人節的晚上,康南手捧鮮花,深情告白。

按照康南的導演,大家都進入角色,又重新開始,因為情人節還早,所以就定在元旦這一天,康南去告白。

康南打扮好,去花店買了花,按照預期的效果,滿臉微笑著往約定的地點走。也許世上得事情就是那樣的巧合,或者說不是巧合,只是冥冥中注定的。當康南路過萬達廣場,他似乎看見了從電影院走出來的楊紅雅,身邊還有一個男人。康南急忙躲在公交車牌后面,有那么幾秒鐘,他的腦子里是空白的、他掏出手機,撥通楊紅雅的電話。

“你在干嘛呢?”

“我沒干嘛呀,今天下班早,我出來走走。”

“那一起吃飯啊。”

“好啊,那待會見,就在我們公司對面吧。”

康南看著手里的花不知所措,是繼續演下去,當做剛才的事情沒有看見呢,還是扔了花,過去質問他。

有人這么說過,遇上這樣的情況,你要想清楚你是要面子,還是真的愛他。如果要面子,那你就上去質問他,然后分手。如果你是真的愛他,那你就當做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回家。

康南問自己,我是要面子呢,還是回家呢。

他選擇了視而不見。

這是一家相當不錯的西餐廳,透過落地窗戶,可以看到遠處的鐘樓。康南和(康南和)楊紅雅相視而坐,桌上的花顯得有點刺眼。

“紅雅,你認為愛情需要忠誠么?”

楊紅雅抬頭看看康南,喝一口紅酒,微微一笑,“為什么突然問這個?”

“沒事兒,隨便問問。”

“哦,這樣啊。我吃好了,你呢?”

“我也好了,回家吧。”

打開房門的時候,賈濤的電話就打來了。

“康南,今天戰況如何,都還順利吧?”

“嗯,再說吧,我先掛了。”

賈濤拿著電話看著毛聰,“不對,要出事兒。”

冬天的西安是祥和的,安靜地,甚至是美麗的。康南站在窗前,看著外邊的煙花,抽完一支煙。

“紅雅,你今天下班之后去哪了?”

“我不是跟你說了么,出去走了一會兒啊。”

“是在萬達么?”

“你看見了?”

“看見了。”

“你看見了為什么不過來呢,既然當時沒有問我,現在為什么又要問呢?”

“難道,愛情里不需要忠誠么?”

“當然需要,但是我只忠誠于我的(于我的)愛情,不忠于任何人。”

康南看著眼前的楊紅雅,他無法反駁這句話,這樣的邏輯,天衣無縫。但是真的讓他無地自容。

“康南,我們分手吧,他是我們的公司的同事,喜歡我很久了,我不知道我從什么時候開始沒有那么愛你了,不是不愛,只是沒有那么愛了。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開心,他知道在我工作困難的時候安慰我,吃飯的時候點我喜歡的菜,他會關心愛護我,可你沒有,你永遠都是各自獨立,我很累的康南,我是個女人,我也需要關心。”

“這是一個分手的通知么?還需要儀式么?“

楊紅雅突然抱住康南,“對不起,康南,我是愛你的,可我現在真的沒有那么愛了,對不起。“

房門關上的響聲,驚得康南一陣顫抖。他望著外邊鋪滿白雪的古城墻,漫天五彩繽紛的煙花,聽著電視機里高亢的秦腔,自己對自己說,“這也是個儀式。”

2013年國慶,毛聰和小舒的婚禮上,賈濤喝得半醉,拍著康南的肩膀說,

“康南,楊紅雅昨天給我打電話了。“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短文學微信號:duanwenxuewang

猜你喜歡

  • 熱門評論
  • 瀟灑人生頭像
    瀟灑人生 2017年03月28日 17:35

    女孩夜路被劫幕后策劃是閨蜜21歲的女孩劉某被人搶了一條項鏈和一部手機,價值1萬多元,她怎么也想不到搶劫自己的幕后導演竟然是自己的工友、“閨蜜”李某。為了怕事情敗露,作案后,李某讓3個同伙跑到山上躲藏,今年1月初,實施搶劫的李某、任某、王某、付某落網。

  • miss1995頭像
    miss1995 2017年03月28日 20:01

    是的我渴望康南擁有愛人不分開的再也不分開暖暖的有個家有個寶寶有個家有個家心不在去哪兒(9張圖片)

  • 晚沁頭像
    晚沁 2017年03月28日 21:56

    分享賈濤自Y巴西木Y《跟男朋友鬧脾氣的時候看一看》-我的男朋友也不是最初那么疼我,我的男朋友也會不接我電話,我的男朋友也會撒撒小謊,講講我為什么會坦然接受轉載自豆瓣

合作伙伴

捕鱼游戏高手教你熟悉掌握捕鱼技巧 股票绿色和红色代表什么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四川福彩中奖规则 黑彩票平台哪家好 双色球折码走势图 冠通棋牌手机官方版下载 股票融资技巧ˉ杨方配资开户 北京pk10怎么看号 投注站官W